当前位置:环球贸易网首页 > 商业
作家马雪蓓——创作谈/中年和宿命相遇
2018-09-25 11:28:45 | 来源: | 我要分享

  作家马雪蓓媒体浮沉,香港10年,怀揣真诚与敬畏,平静归来

  雪儿,本名马雪蓓。上世纪70年代出生,曾做过电台DJ、北京电视台主持人。2003年移居香港,2009年开始写作。《七零往事》一书由北京日报出版社出版。

  近年来,出书的朋友越来越多,让我写序的也越来越多。老实说,有的书稿质量一般,但是,囿于面子,也不得不写几句。忽一日,接到香港来电,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是雪儿(马雪蓓)。几句寒暄后,她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请求:为她即将出版的新书写几句话。

  雪蓓是我的小老乡。当年,她不满足于在家乡城市的电台当个小主持人,勇敢地跑到举目无亲的北京闯荡。我当年在北京电视台工作,便介绍她到台里的一个新栏目做编导兼出镜记者。她干得十分出色,以至于不到两年,便在北京台旅游电视报道领域小有名气。再后来,她远嫁香港,从此失去联系。十几年不见,在广播电视领域打拼的雪蓓现在忽然是“作家”了,不禁让我喜疑参半。“喜”的是,老友又联系上了;“疑”的是,她写的是“书”吗? 拒绝是不可能的,但确实只打算写“几句”应景,因为我平时事也多。于是,我拿起她的《七往事》准备几眼就写。可是,这一整整两天。不看完,这小小一本书竟放不下了。为何?因为雪蓓笔下描写的时代和环境于我太熟悉了,我也曾走过那条东风一街,也曾路过那家王恒昌药店……一页页地翻读,好似在翻看一本共同记忆的相册;更吸引我的是,雪蓓描写人物和细节的能力高超,寥寥数笔,一个人物或场景便历历在目,栩栩如生。那个“光洁的前额下有一双雨雾般的眼睛”、“乌黑的头发梳成两条麻辫子”、夏天穿一件“枣红碎花绸裙子”但被母亲锁在家中不许出门和意中人相约的“梅姑姑”,那个能歌善舞、美丽善良却被坏人欺骗又被火车轧断一条腿的疯姑娘“马三儿”,还有那个“小院”里的陈奶奶、黄奶奶、徐奶奶以及小巷里的牵牛花、丝瓜花、槐树花,都像画儿和雕塑一样,在我的脑海中陈列,久久挥之不去。 如果仅仅是共同的记忆或者高超的记叙能力,这本书仍不足以让我津津有味、从头到尾地看完。

  本书并非小说,更无一以贯之的完整故事和情节,所言所记不过是一个尚未涉世、学识几无的小姑娘眼中的朦朦胧胧的碎片世界。但就是这少许真实的碎片,就像酵母一样,激发了我们的记忆,迅速把我们拉回到那个当初令我们不解、今日反而清晰的荒谬时代和非正常的社会环境。也就是说,作者笔下的文字不仅仅是带动我思绪纷飞的符号,而且让我强烈地感到:这个小院并不小,而是一个时代的社会剪影。它是一部童趣横生的儿童心理片,一部真实的历史纪录片,也是一部丰富多彩的风情民俗片。《七零往事》最后对于爱情、婚姻和人生的感悟,深邃而独到,反映了作者思想的深度和精神的高度。

  因此,这个“小院”不仅仅可读,而且“可视”、“可思”。

  作者:陆地—北京大学视听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中国大众文化学会节庆礼仪研究会会长

周围的人都在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