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环球贸易网首页 > 新闻
如皋双马化工原法人缓刑期内涉嫌重新犯罪被列为“严管对象”
2019-05-13 17:27:41 | 来源: 中国发展网 | 我要分享

中国经济导报 中国发展网讯 记者袁雪飞报道 2019年2月22日,江苏省南通市应急管理局官网发布通报:2月13日,有群众向南通市应急管理局举报称,如皋双马化工未取得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从事危险化学品(苯胺)经营活动。接到举报后,南通市应急管理局立即开展调查,发现情况基本属实。

  长期无证经营危险化学品被立案侦查

  南通市应急管理局调查发现,如皋双马化工在未取得《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于2017年1月至2018年5月期间,从外单位采购危险化学品苯胺,销售给南通新邦化工科技有限公司,经营数额巨大。因此,南通市应急管理局依法依规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南通市公安局在接收移送案卷并初步审查后,于2月28日交办如皋市公安局属地管辖。3月31日,如皋市公安局正式对如皋市双马化工有限公司涉嫌非法经营立案侦查。

  涉案企业违法生产 东陈镇政府涉嫌疏于监管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4年双马化工就因法人代表履行安全生产职责不到位等问题导致企业发生重大安全责任事故,造成12名工人死亡,5名工人受伤。20名责任人和1个责任单位受到处理,其中3名企业责任人涉嫌刑事犯罪,移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该企业的《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许可证》被依法撤销。但血的教训并没有引起双马化工以及企业法人的足够重视,在《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许可证》被撤销的情况下,继续销售危险化学品。

  记者获知,南通市应急管理局调查发现,双马化工缺乏主体责任意识。不遵守安全生产法律法规,作为曾经发生较大安全事故的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竟然从事危险化学品的无证经营,说明双马化工仍未充分吸取事故教训,法律观念淡薄,底线意识缺乏,导致触碰法律红线。新邦化工在双马化工未取得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的情况下,仍长期通过其购入危险化学品,同样存在法律观念淡薄的问题。

  他们调查还发现,双马化工近年来销售收入及纳税额在如皋市东陈镇均名列前茅,在东陈镇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但东陈镇政府对双马化工日常安全检查频次较少,深度不够,未能及时发现双马化工长时间无证经营危险化学品的行为,“重经济、轻安全”的现象比较明显。在2019年2月初,东陈镇政府相关领导曾接到过类似举报信息,但未引起高度重视并及时进行调查处理,安全生产敏锐性和意识性不强。

  涉案企业原法人代表目前还在缓刑考验期,现已变更法人身份

  如皋市应急管理局局长陆海峰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法人代表还在刑罚缓刑期内,企业又因无证经营危化品被立案,充分暴露出如皋双马化工仍未充分吸取事故教训,法律观念淡薄,底线意识缺乏。”

  相关资料显示,双马化工前法人代表冒建兰此前因安全责任事故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缓刑矫正期为2015年9月8日至2019年9月7日,目前仍在缓刑矫正期限内。

  记者通过相关渠道了解到,双马化工已于4月24将法人代表冒建兰变更为冒长龙,现冒建兰为双马化工董事,同时也是最大股东,占股76.93%。

  如皋市司法局相关科室负责人表示,虽然冒建兰已从法人变为股东,但双马化工的违法行为发生在冒建兰担任法人期间,更何况不论是法人还是股东,都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涉案企业原法人代表现被列为“严管对象”

  冒建兰的缓刑矫正期截止日期为2019年9月7日,现其在缓刑矫正期限内涉嫌重新犯罪是否应立即撤销缓刑收监?

  如皋市司法局相关科室负责人表示,南通市应急管理局发布通告后,该局通过互联网发现了双马化工的舆情信息,并对冒建兰采取了有关措施:为其佩戴了定位手表,将其列为“严管对象”。

  “冒建兰在被列为‘严管对象’之前属于如皋市东陈镇的‘社区矫正对象’,表现一直很好。自涉嫌重新犯罪以后,我们对其做了思想工作,要求她正确面对,积极配合调查处理。”该负责人说,目前,没有收到公安、应急和法院等部门的任何书面通知。是否收监,何时收监?须等公安侦查结果和法院的判决而定。

  有关法律界专家表示:双马化工违法行为比较明显,公安侦查结束应会对冒建兰采取司法强制措施,而法院一旦宣判冒建兰有罪,则会撤销其缓刑,数罪并罚,当庭收监。

  而据知情人透露,2017年5月,南通市举行的第三届“南通市海外创业风云人物”颁奖仪式上,双马化工总经理鲍兴来获此殊荣。而其妻冒建兰实际上只是一个家庭主妇,双马化工的实际工作一直是其丈夫该公司总经理鲍兴来在主持,作为冒建兰的丈夫,其在企业既不是法人也不是股东,而其却拥有特别的权利,这有悖常理,企业的实际控制人疑是鲍兴来,冒建兰在企业注册时只是充当了一个挂名的角色,为实际控制人以后规避法律风险埋下了注脚。

  双马化工总经理鲍兴来作为企业主管人员在本案中是否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是否应该进入司法调查的视野?

周围的人都在搜